校园男女同学污的事情

新聞公告NEWS

游覽須知VISITING

1、5月1日—10月31日 每周二至周日9:00-20:30,19:30后停止進館。2、11月1日—次年4月30日 每周二至周日9:00-20:00 19:00后停止進館。3、每周一(法定節日、小長假及黃金周除外)、除夕、正月初一閉館。

咨詢電話:028-62915593

進入詳情

網上預約ONLINE BOOKING

走起!來公共文化場館體驗奇妙夜 < 返回

      近來,北京、上海、天津等地出臺了關于繁榮“夜間經濟”的文件。為了進一步豐富作為夜間經濟重要一環的市民夜間文化,各地紛紛推出了一系列利民舉措,圖書館、博物館、文化館等公共文化場館進一步開展延時開放服務。本版通過典型實例,挖掘特殊的讀者、有趣的故事。同時,就延時開放帶來水電氣費用、人員開支的增加,以及如何提高效能、打造品牌活動等問題,約請專家探討,以饗讀者。
      數據:延時開放進館人數


      為夜讀點亮一盞燈
      坐標:湖南省株洲市圖書館
      關鍵詞:策劃品牌閱讀活動 專項資金支持
      本報駐湖南記者  張玲  文/圖
      7月16日晚7時,位于湖南省株洲市文化園內的株洲市圖書館門庭若市,讀者陸陸續續走進圖書館,有園內散步的老人、上班族,也有親子家庭。
      在該館一樓悅閱書店,一場以“7月的愛情詩”為主題的朗誦沙龍正在舉行,這場沙龍由株洲市圖書館朗誦藝術團與“因誦結緣”民間讀書會聯合舉辦。“我們讀書會有400多位成員,今天來參加活動的有35人,因為大家都是上班族,活動基本在晚上舉行,以前沒有場地,我們都是‘打游擊’,自從市圖書館夜間開放以來,我們的活動基本就固定在這里舉辦了。”讀書會負責人易輝說。株洲市圖書館閱讀推廣部主任湯炯介紹,該館組織全市40多家民間讀書成立了閱讀聯合會,共同策劃和組織閱讀活動,像這樣的朗誦沙龍每周至少舉辦1次。

株洲市圖書館舉辦的繪本故事共讀活動
      時間接近晚上7點半時,讀者郭璐帶著3歲多的兒子一路小跑趕到該館二樓繪本館,參加繪本故事共讀活動。“圖書館延時開放是給市民的一項大福利,讓我們這些上班族有更多機會陪伴孩子進行親子閱讀。”郭璐說。
      報刊閱覽室內,飯后散步結束的黃阿姨正在翻閱報刊;詩詞館內,小學三年級學生王欣等20個孩子在體驗傳統文化——拓印;影音室里,50組親子家庭聚精會神地觀看電影《獅子王》……這個普通的周二晚上,株洲市圖書館這座1986年落成的二層小樓內,燈火通明,書香四溢。
      株洲市圖書館的夜間延時開放始于2016年7月1日。上午8點半開館,晚上9點半閉館,開放時間從原來的每天9小時延長至13小時,且館內所有場館和窗口全面延時開放。
      “推行延時開放是基于我們館的實際,讀者的需求就是我們的追求。”株洲市圖書館館長黃小平介紹,但一開始推行延時開放也遇到了很多困難。“最初,很多館員對此不理解,有人認為工作時間延長了,下班太晚回家交通有困難,也有人擔心讀者夜間進館不踴躍。”黃小平說,“但好在時間證明了一切,隨著夜間開放取得的明顯成效和讀者的普遍贊譽、積極參與,我們館員也在延時開放過程中越來越感受到圖書館人的價值和工作的成就感,也早已適應了現在的工作作息時間安排。”
      “延時開放不僅是簡單的開門,更重要的是我們能夠為讀者提供什么樣的服務。”黃小平介紹,為配合夜間延時開放,該館加大力度策劃推出了形式多樣的閱讀活動,2018年全年開展閱讀推廣活動600多場。
      人力成本、水電等方面增加的經費投入,是公共文化場館延時開放不可回避的關鍵問題。黃小平介紹,在各級有關部門和公共文化場館免費開放專項資金的支持下,株洲市圖書館每年用于延時開放的經費大約在60萬元,其發揮的作用不可小覷。截至7月16日,該館當月新增讀者人數達1798人。再根據夜間延時開放3年來的進館人數和圖書借閱量,株洲市圖書館夜間延時開放的價值不言而喻。
      “我們希望在讀者需要的時候,為他們點亮一盞閱讀明燈。”黃小平說。
      夏夜里的“影偶奇緣”
      坐  標:四川省成都博物館
      關鍵詞:品牌活動、網上預約
      本報駐四川記者  王雪娟  付遠書
      當太陽的光芒消失在地平線上,博物館里的一切都“活”了起來:暴王龍和匈奴王破壞了大理石走廊,而雄獅和猴子則在陳列柜中漫步……這是電影《博物館奇妙夜》中的場景。在四川成都的夏夜,同樣有奇妙的事情發生。7月20日晚7點,成都博物館放映廳亮起的一部偶動畫,將孩子們慢慢帶入一個光與影的神奇世界。
      偶動畫指由黏土偶、木偶或混合材料的角色來演出的動畫,通常是用定格動畫方式拍攝。上世紀80年代初,以《曹沖稱象》《阿凡提》和《神筆馬良》為例的偶動畫播出后,在動畫界引起轟動。今年是國際木偶聯會成立90周年,成都博物館作為國際木偶聯會研教展演基地,在暑期延時開放期間,攜手國際木偶聯會中國中心、中國木偶皮影藝術學會舉辦“影偶奇緣”主題活動,將輪番播放40部國內外經典影偶動畫,讓孩子們在夏夜徜徉在影偶的奇幻世界里。

孩子夜游成都博物館
      成都泡桐樹小學的李澤宇目不轉睛地看完整部作品,在互動提問環節時,他在大家的鼓勵下,像劇中小黑羊一樣鼓起勇氣說出答案。
      “隨著時代的發展,我們小時候看過的木偶戲、皮影戲逐漸遠去,但電影動畫技術的革新為其注入了新鮮血液,今天能在博物館里看到它們,有很大的魅力和教育意義。”家長李浩感慨,暑假期間,博物館延時開放讓家長得以在下班后陪孩子來參加這么有意義的公益活動,十分難得。
      自2017年8月1日起,成都博物館就根據游客和觀眾的實際需要,正式實行延時開放,夏季(5月1日—10月31日)開放至20∶30,冬季(11月1日—4月30日)開放至20∶00。延時開放期間成都博博物館的常設展及臨展展廳全部免費開放、設施設備以及講解服務均正常進行。
      公眾“夜訪”博物館的熱情超乎想象。以暑期為例,“影偶奇緣”每場活動通過提前在公眾號上預約的方式進行,不僅場場門票被秒空,活動當晚許多觀眾早早就來到展廳等候。
      下班看展覽,早已成為成都上班族的一大“福音”。成都博物館官方微信后臺時常收到上班族的留言:下班看展覽是工作之余的一種放松方式。夜晚的博物館也沒有那么擁擠,可以舒服地沉浸于此。
      這里的夜晚真藝術
      坐  標:上海玻璃博物館
      關鍵詞:創意內容支撐
      本報記者  洪偉成
      夜幕低垂華燈初上,地處上海寶山偏遠的上海玻璃博物館門口又熱鬧起來。“玻璃最早是在中國還是外國出現的?”“我待會兒真的能自己動手做一件玻璃工藝品嗎?”……耳畔不時會傳來孩子們稚嫩的問話。在這里,玻璃這種本應遠離小孩的易碎品,變成各種新鮮有趣的展陳,讓孩子們在互動玩樂中收獲與玻璃相關的有趣知識。
      上海玻璃博物館距離市中心很遠,其前身是上海玻璃儀器一廠,目前是由上海文物管理委員會主管的非營利私立博物館,因近年來大力倡導“博物館生活方式”,為公眾提供一種嶄新的藝術美學,在業內知名度頗高,吸引了不少游客。

創意獨特的玻璃藝術品
      自2011年開館以來,上海玻璃博物館每年5月至10月的星期六都會延時開放至21點,今年又增加了周五的夜場,而且門票比白天還便宜1/3。上海玻璃博物館館長張琳說:“倡導‘博物館生活方式’離不開博物館夜場。”那么,在文旅融合的背景下,博物館如何在“夜間經濟”中有所作為?申城積極開發博物館夜游項目,人氣和效果究竟如何?這是記者采訪關注的焦點。
      在國企工作的沈先生、朱小姐夫婦帶著兩個娃前來參觀。“白天很少有機會帶孩子看展。現在延時開放了,又正巧是暑假,可以跟小朋友們邊參觀邊講解、科普,還能拉近親子關系。”類似的觀眾在現場還有不少。
      上海大多數博物館實行的是朝九晚五、周一閉館的開放模式。玻璃博物館的延時開放,為白天沒時間看展的上班族提供了便利,也是響應上海市委、市政府的要求,為促進夜間經濟發展和滿足市民文化生活需要推出的創新舉措。
      “夜場不應只是錯峰,還應讓大家在這個時間段里體驗不同于白天的獨特享受。”在張琳看來,夜場更需要創意內容的支撐,因此更考驗博物館的策劃和運作能力。張琳表示,暑假的夜間博物館除了特展外,也組織了講座、工作坊、夜宿博物館等多種有創意的活動;今年還將為觀眾提供晚間半露天式劇場,讓玻璃藝術與音樂在夏夜的星空下碰撞出更奇妙的火花。
      毋庸諱言,夜間博物館的運營在人員投入、預算經費、設備調整上的成本勢必增加。但張琳認為,只要方向對頭、措施到位、內容豐富,博物館的夜場不僅可以為觀眾帶來多樣化的體驗,博物館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取得雙豐收也完全不是問題。
      支招:跑好這場“加時賽”
      如何應對延時開放造成的成本增加?
      閆琰(四川省成都博物館副館長):離不開館員的奉獻
      在編人員的加班和延時都是屬于奉獻。本來按照最初計劃,每天值班到8點半的工作人員第二天可以調休,但調休會影響日常白天工作,所以在運行過程中又廢除了調休規定。沒有加班費和工作報酬上的任何體現,延時開放更多是體現博物館人的情懷和奉獻精神。
      佟怡天(北京市郭守敬紀念館副館長):愿意為更多觀眾付出
      我們算過一筆賬,如果嘗試在每年4月到10月期間的6個月延時開放,我們館每年的人員開支、水電支出等費用大概增加2萬元,這個金額我們可以承受,也愿意為更多觀眾付出。延時開放絕不僅僅是簡單地將營業時間變長,而是需要在這段時間中,更好地對已有資源進行整合,通過豐富的活動、科普講座以及更多有效的設計,更好服務觀眾。
      如何讓延時開放實現效能最大化?
      戴斌(中國旅游研究院院長):提升公共治理水平
      現在是各級黨委和政府思想上重視夜間旅游、實踐上加強政策協調的時候了。游客到訪目的地不可能只是“白天看廟,晚上睡覺”,晚上6時到10時是旅游消費的高峰期。除了眾所周知的夜市、夜店和專場演出,我們應當,也可以向文化要資源,包括挖掘公共文化的利用潛力。博物館、圖書館、書店可不可以延長開放時間到晚上10點?大眾需要實體餐飲的宵夜,也需要精神文化的“深夜食堂”。需要指出的是,隨著夜間旅游、夜間消費等夜間經濟的興起,必然會帶來電力、自來水、地鐵、公交、公共衛生、市政管理、安全保衛等城市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的壓力,需要城市管理部門加大相應的投入,并務實提升公共治理水平。
      鄭崇選(上海社科院文學所公共文化研究室主任、研究員):要有創新的方式和內容
      博物館延時開放一定要有創新的方式和內容,要提供不同于白天或常態情境下的獨特內容,特別是要在體驗式的主題展覽上下功夫,讓受眾通過場景式體驗直觀地走近和體驗展品。
      博物館延時一般是在夜間,因此要和特定城市區域的“夜間經濟”形成良好的互動關系,相互推動、相互促進,這樣才能在提高博物館知曉度、社會經濟效益的同時,使經濟效益也同步提升,形成一個良好的可持續發展機制,而不是奉命行事的短期偶然行為。
      如何讓延時開放可持續進行?
      黃小平(湖南省株洲市圖書館館長):以獎代補給予資金支持
      延時開放是一項“想百姓所想”的文化民生福利,能有效提升公共文化場館的服務效能,更便捷地服務群眾,讓民眾更好地享受到文化改革發展的成果和現代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的紅利。經費投入對推行公共文化場館延時開放至關重要,建議各級有關部門通過以獎代補的形式給予延時開放的場館更多支持,以推動這項工作在更廣闊的范圍內開展。
      劉秀峰(天津市濱海新區圖書館副館長):“品牌+平臺+文旅融合”
      濱海新區圖書館的延時服務重點是要在晚間開展讀者參與度高的公益活動,讓公共文化消費匹配夜間經濟發展而熱起來。晚間延時并不是階段性任務,我們會按照高質量發展的要求建立起圖書館服務新常態。圖書館晚間活動主要應注重:一是發揮品牌作用,安排夜場活動增強號召力;二是發揮平臺作用,激發閱讀組織的更大活力;三是發揮環境作用,吸引家庭文化休閑和親子閱讀人群;四是發揮文旅融合作用,開發“圖書館奇妙夜”系列活動。